背景知识

升格

短篇作者

Robert Brooks

第一章

阿拉纳克在黑岩峭壁幽暗狭道间停下脚步。他的皮肤感到一阵刺痛。这怎么可能。明明日正中天,空气中却弥漫着地嗪。

他找到了源头。就在西方峭壁表面一条新形成的嶙峋岩缝上,地嗪独特的紫雾如同丝带一般蜿蜒而下。想必是地震导致某个地下气囊破裂才引发了泄露。这种天赐的礼物可不会持续太久,阿拉纳克踏入地嗪的迷雾之中,掌心向上高举双臂,让造物之息将他包围。

雾气渗入他的皮肤。

雾气在他的血管中流淌。

雾气让他的思路开阔通达。

雾气让他越发贴近黑暗之神——埃蒙。

阿拉纳克能感受到埃蒙的意志和冷酷意图,他的黑暗之心就在宇宙脆弱的表皮之下不停脉动,虚空中错综密布的血管直至此刻依旧充斥着他那勃勃野心。终结腐坏循环的绝地一击很快就将到来。阿拉纳克和其他神选者星灵,神造者——塔达林,只需安心静候。

“升格之日即将来临。”埃蒙曾如此承诺。

然而微风很快吹散了萦绕的迷雾。极乐的余韵只持续了片刻。

要等到日落时分,地嗪才会再度升腾。届时紫雾将充盈整个大气层,如同过往的每一夜。为什么?这都归功于埃蒙的意志。所有斯雷恩星球上的塔达林不分贵贱,全都笼罩在他的荣光之中。直到旭日升起,他的恩赐才会渐渐消退。每个夜晚,所有沉浸在他那黑暗凝视中的塔达林人人平等。

然而白昼时分的塔达林却有尊卑之别。当阳光铺洒而下的时候,所有人都必须努力付出才能为自己争得地位。而这也是埃蒙意志的体现。

阿拉纳克身后传来重靴碾碎石砾的声响。“阿拉纳克大人,”来者是他的下位星灵吉拉娜,她诚惶诚恐地靠近他说道:“有人召见您。”

她是第五席升格者,而他则名列第四,在升格之链中比她高出一个位阶。有朝一日她定会试着除掉他,取而代之。

但她今天似乎没有这个打算。阿拉纳克暗忖。他甚至没有转身,只是道:“让他等着吧。”他想要搜查这个地区,看看是否还有更多地嗪气囊。如果此地白昼能够升起更多紫雾……

“对方等不了。”她说道,“努洛卡大人派我来传话,希望能与您面谈。”

“那好吧。”作为第四席升格者,首席升格者努洛卡的意愿对阿拉纳克来说等同于埃蒙,不容忤逆。“他有说所为何事吗?”

“他向高阶领主马拉什提出了挑战,即将进行拉克希尔仪式。”吉拉娜回答道:“他们中将有一人在明天死亡。”

峡谷中一片死寂。阿拉纳克毫无反应,纹丝不动。其实他是无从反应,仿佛千头万绪瞬间冻结。

这不可能。

难道她在撒谎?不,她不敢。吉拉娜虽然奸猾狡诈,但并不鲁莽。如果她胆敢编造假话,阿拉纳克可以立即让她开肠破肚,横尸荒野,变成浮萍兽们的美味大餐。她曾亲眼见过阿拉纳克如此虐杀其他下位星灵,所以此事定当属实。阿拉纳克只回应道:“有意思。”他并没有透露其他思绪,而吉拉娜也一样心怀鬼胎。

“您早就知道了?”

阿拉纳克终于转过身来,端详着她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他当然在说谎。

拉克希尔仪式。高位塔达林中已经有数月没有举行过这个仪式。埃蒙的计划很快就将开花结果。届时,所有存活的塔达林都将在埃蒙的新秩序下光荣晋升。在这大功即将告成之际向高阶领主发出殊死挑战?努洛卡又不是疯了,他为什么……?

吉拉娜仔细观察着阿拉纳克,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将决定明天她是否能够参加仪式。

他迎视她的双眼,问道:“明天你会参战吗?”

“也许会。”她回答。

“战斗应该会非常有趣。高阶领主马拉什从不会让挑战者痛快死去。”阿拉纳克说道。我必须掌控住局势。如果参战的升格者太多,就会有许多高阶塔达林死去,这样的混乱将拖累埃蒙的计划延宕数月,甚至耽搁数十年。阿拉纳克从中分不到半点好处。如果吉拉娜旁观,位阶在她之下的星灵就不敢参战。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拉克希尔仪式,大家都不会轻举妄动。思虑至此,阿拉纳克语带愠怒说道:“你就一边好好观战吧。我可不想杀掉你这样的人才。”

吉拉娜看似无动于衷,但漆黑刺甲下的双肩轻微一颤,暴露出她的情绪。“我明白了。”她漠然说道。吉拉娜的表态很明确,明日她将不会参战。“努洛卡大人命您前往他的居所。”她再次说道。

“知道了。”阿拉纳克回答,挥手示意她离开。

吉拉娜不再多说,转身告退,离去时回头望了阿拉纳克一眼。她肯定会四处去张扬,这是件好事。阿拉纳克希望其他人相信他将参战,但并不知道为谁而战。如果能让众人困惑不已,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因为他自己的困惑也能掩饰起来。

阿拉纳克沿着来时的狭道离开峡谷。此处距离塔达林的哨站并不远,但一路上也足够他好好思索一番。

阿拉纳克在心中认真衡量着各种问题:谁会参赛?他们将为谁而战?

我又能杀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