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拟态雏虫 > 第1页
背景知识

拟态雏虫

短篇作者

James M. Waugh

又是那些该死的凯莫瑞安的家伙。他们的人性已经快要泯灭。两个外星种族在科普卢区制造灾难时,他们居然也在觊觎帝国的矿产资源。是的,他们就是瓦尔登·布里格斯来到这块不毛之地的原因,这片移民矿区位于洛克萨拉的卫星之上,与克哈IV相距数个光年,几近原始。大概这也是他来到这里的动力吧,他一步一步地走着,跟随着四个来自泽塔小队的陆战队员,穿着厚重的CMC-300护甲,朝着大约八英里外的矿石山洞前进。

洛克萨拉的卫星是银河系中最荒蛮的地方,在一片闪烁星空下,再无尘土和岩石之外的任何东西。确切来说,只有尘土、岩石,以及令人垂涎的丰富资源。

“嘿,詹金斯,”亨德里克斯叫道,声音从他的头盔对讲机中传了出来,“看我找到了什么!”

“噢,又来了。”韦恩的又开始习惯性地窃笑。

“这次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詹金斯边说边环顾眼前的一大片开阔地。在不远的地方,他看到建造了一半的精炼厂和其它建筑。就像被荒弃的城市,到处搭着脚手架,弥漫着阴森的感觉。

联邦的反应是把雷诺和他的部队囚禁起来。外星生物继续对行星发动进攻。于是,反抗联邦的组织克哈之子陆续抵达并对外星生物展开有计划的反击,这些外星生物就是异虫。

“废话少说,小家伙。这是一项黄色等级的任务,也许它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简单。”瓦尔登在开口之前就会知道他们的反应。这项任务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他自己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啊呀,队长说这次可能真的会让人大吃一惊的。我们该怎么办?”亨德里克斯不无讽刺地说道。

“闭嘴,亨德里克斯,”瓦尔登厉声打断了他。

洛克萨拉的卫星是银河系中最荒蛮的地方,在一片闪烁星空下,再无尘土和岩石之外任何东西。确切来说,只有尘土、岩石,以及令人垂涎的丰富资源。

“别这么严肃嘛,队长。一个虫子能对付得了我们这几个吗?再说也很久没有看到星灵出没了。况且凯莫瑞安的混蛋对于这一路走来的我们,也不构成任何威胁。否则怎么可能只派出泽塔小队而且仅仅给我们这些联邦都不要破旧东西来当作武器和护甲呢,”亨德里克斯继续说道。

“‘破旧东西。’你真容易满足。说得好像它们曾经还不错似的。这从来就是一堆垃圾而已。” 詹金斯嘴上这么说,表情倒是很淡定。

“容易满足是指什么?”韦恩边问边窃笑。

“我不清楚当初你们几个家伙是怎么混进来的,”督军布罗迪插道。“现在,乖乖听队长的话,不然把你们嘴巴都缝上!”布罗迪在任何团队里都显得咄咄逼人,而他也乐于扮演这样的角色。

“一点都不好笑,”亨德里克斯咕哝道。

瓦尔登倒是很喜欢布罗迪。

“虽然凯莫瑞安的混蛋跟虫群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是他们的间谍却一样可以破坏我们的矿场。”瓦尔登说道。“再说,我们还有任务,要做个尽职尽责的陆战队员,听到没有?”

这次任务很简单。五个泽塔小队的成员将前往拜尼恩哨站的山洞矿场,确保没有凯莫瑞安的间谍在内部处理器上安装核设施。假若不是动用了军队,那么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没错,没错,长官。”詹金斯应道,眼神中带着一丝鄙夷。

这次任务很简单。五个泽塔小队的成员将前往拜尼恩哨站的山洞矿场,确保没有凯莫瑞安的间谍在内部处理器上安装核设施。假若不是动用了军队,那么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不起眼了。当泽塔小队到达洞口时,最后一缕阳光已经退去。陆战队员的影子被拉得格外地长,在黑暗到来前贪婪地享受着最后的阳光。

“老大,我们没有扫描器吗?我是说,我们大老远跑这里来,就为了探索洞穴吗?”亨德里克斯打探了下洞穴,说道。

“听着,如果凯莫瑞安的家伙在这里动了手脚,我们会告诉莫瑞亚不要耍花招。当然,这虽在意料之外,但也算情理之中,”布罗迪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不知道。亨德里克斯是对的,这看上去太不正常了,”詹金斯补充道。

瓦尔登知道Henrix和詹金斯的猜测并非无中生有。把一支陆战队派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实在太不寻常了。尽管如此,瓦尔登对于帝国仍然是忠心耿耿。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信仰,他唯一的信仰。他知道有些暴徒把阿克图尔斯·蒙斯克视作一个暴君。他知道吉姆·雷诺和他的部队这些恐怖分子的存在。在他心里,自己的信仰从未曾动摇。这是最黑暗的时期,恐怖笼罩着一切,任何争取自由文明的斗争,都比不过现在将要面临的战斗。这时候,正需要像蒙斯克这样有魄力的领袖。

数年前,瓦尔登突闻乔·萨拉的噩耗,至今他依然会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恐惧。当时,他正在塔桑尼斯,天空很清澈,一切很美好。瓦尔登正绕有兴致地坐在公园里的长登上看手机文章。那是则有关一个DJ的专栏记叙,讲述她如何从塔桑尼斯西南部的贫民窟中走出来,成为星球上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他甚至还记得那个DJ的名字,叫DJ艾特姆斯菲尔,照片上的她涂着厚厚的蓝色睫毛膏,一头乌黑的长发,衬托出极为漂亮的脸蛋。下一条报道,就是红色醒目的标题,突然盖过那张照片:“乔·萨拉被不明外星生物化为灰烬”。他无法相信看到的每一个字。“外星生物”?化为灰烬?

不过,当他冷静下来后,不得不接受事实。他双腿无力,整个人瘫在了湿滑的草地上。他想起儿时就认识的好友——卫星工程师鲁迪·拉塞尔,才刚刚移居到乔·萨拉,也一同在这场灾难中丧生。

很快,恐怖的气氛就遍布各地,谁都害怕自己会是下一波攻击的受难者。这种恐惧的令瓦尔登感到怒火中烧。多年后,他不清楚焦点人物吉姆·雷诺是否也有相同的愤怒。当人们还都在恐惧“异虫”和“星灵”时,根本就不该反抗政府。

所以,不管这个任务看上去有多奇怪,瓦尔登都不会产生质疑。

“詹金斯,发你钱不是让你来提问的,是让你干活。明白没?继续走。”瓦尔登说道。

“别搞了,老大,就那么点钱,这算什么啊?”詹金斯笑着说道,同时将护甲的胸灯打开。布罗迪从后面推了一把詹金斯。詹金斯只得忍着。

视频 拟态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