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虚空之子 > 第1页
背景知识

虚空之子

短篇作者

Matt Burns

一架隐形的侦测器飘过萨古拉斯静默的夜空。无数架自动无人机夜以继日地巡视着整个星球。而这架则沿着一条特别的探测路线飞行,监视着首都泰马特罗斯核心地带的一小块地区。

这座城市向四面八方延伸,连绵好几公里。那是以金属与石头形成的广袤区域,宛若一大片爬虫类的粗皮。上千座尖塔拔地而起,城内布满照明水晶,而弥漫的烟雾则折射或散射着那些光芒。此时的夜晚,万籁俱寂。泰马特罗斯城内大多数的艾尔星灵以及奈拉齐姆居民均已入睡。这架侦测器唯一侦测到的移动物体,就是机械哨兵以及城市其他角落的安保无人机。

侦测器的球状传感器矩阵不停旋转,犹如巨大的昆虫眼睛,将所有细微影像尽收眼底。这架无人机判定此时的景象稀松平常。侦测器的主要用途是保护泰马特罗斯居民不受威胁,同时也用来阻止他们自相残杀。

侦测器既不了解奈拉齐姆与艾尔星灵之间的微妙关系,也不明白双方的紧张氛围为何会演变成近日的群情激愤。这架无人机只有一项要务在身:协助达拉姆联合政府管控局势。

侦测器并未感应到任何异状,于是环绕飞回,重返预设路线。就在此时,侦测器侦测到异常状况。达拉姆政府的中央要塞内部出现异常情况。明明警报器没有启动,要塞内的机械哨兵却全数断线。

侦测器启动重力场推进器,飞往要塞进行调查。城内多处已陷入雾海之中,只见金字塔形状的要塞在浓雾中昂然矗立。闪闪发光的合金墙面上,点缀着错综复杂的几何图案。这座要塞建于巨大的飞碟之上。飞碟通常会在白昼离地,整座城塞便漂浮在空中。到了夜晚时分,飞碟会降落到地面。靠近要塞顶端的一扇高窗挂有长幅旗帜,旗上用闪耀的金线绣着达拉姆政府的徽记:四个交迭的圆圈。

侦测器停止前进,就在距离高窗几尺处盘旋着。这架无人机在呼叫驻扎要塞内的机械哨兵,可是它们却没有响应。

高窗内侧,有人正在移动,而且此人还以隐形力场遮蔽全身。侦测器的传感器看透力场,判定对方为奈拉齐姆族男性。他拥有绿色的眼睛,而非艾尔星灵的蓝色眼睛。

他后脑延伸而出的神经束已经被截断,一如奈拉齐姆的习俗。然而侦测器无法辨别这位不明人士的确切身份。他戴着异虫刺蛇颅骨刻成的面具,隐藏着自己的真面目。

一把曲光刀从此人手腕佩戴的铠甲护手中迸然而出。他挥舞灵能利刃,朝着窗檐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达拉姆政府的旗帜旋即落下,与整座建筑分离开来。旗帜摇摇曳曳地飘荡着,最终以自由落体地方式消失在茫茫雾海之中。

一面新的旗帜从窗内向外展开。这是一面边缘破烂的绿色旗帜,沿着旗身排列缝满了二十七颗紫色水晶。

这位奈拉齐姆男性凝视天空,眼中散发微微绿光,视线落在隐形的侦测器上方。除非已在要塞内架设自己的探测装置,否则他应该看不见侦测器。也许他确实架设了装置。无人机探测到了要塞内部有能量源在脉动,但是却无法确认这些能量源的用途。

察觉自身隐形已被识破,侦测器开始转向,试图飞离窗边,但为时已晚。那位奈拉齐姆向窗外挥击曲光刀,劈穿了侦测器的金属机壳。

这架单独行动的侦测器被瞬间击毁,坠落时散出数道白烟,消失在下方的浓雾中。

运输平台开始加速,沃拉尊扶杖拄地,闭上双眼。她离开了泰马特罗斯的低层区域,上升至城内的最高层区域。

回忆再度涌上心头。她看着全息投影纪录,一艘奈拉齐姆运输舰与一队艾尔星灵凤凰战机在萨古拉斯上方的轨道相撞。双方防护罩瞬间破裂,金属机壳撞得支离破碎,舰上人员残肢飞散。事故发生时曾传出许多灵能哀号,最后归于一片死寂。运输舰上的二十七名奈拉齐姆全数罹难,与永恒之夜合一安息。

这段纪录沃拉尊已看过无数次。每当她闭上双眼、或是身处深夜的梦境,这般惨状都会浮现而出。她再次自问当初能否阻止那场悲剧。她一直都反对奈拉齐姆加入达拉姆政府联军的黄金舰队,可她是否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更积极地阻拦族人加入舰队?如果她当初的劝阻成功了,那二十七名奈拉齐姆此时会否依旧存活于世?

而要塞中的这场事变又还会发生吗?

“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沃拉尊睁开双眼,向护手上的灵能通讯系统发出意念。运输平台外狂风呼啸,让她身上的紫袍与面纱剧烈飘动。

“除了阿塔尼斯大主教与执行官赛兰迪斯之外,只有几个人知道。”扎汗透过灵能链接回答,“他们收到消息时,正在太阳系别处视察黄金舰队的演习,要一个小时后才能抵达萨古拉斯。

但他们也派了莫汉达尔与几位狂战士关注要塞情况。”扎汗暂停了一下,补充道:“其他主教议会成员尚未收到消息。”

“我也没收到消息,不过这很正常。”

沃拉尊知道阿塔尼斯为什么没有联络她。她总是在主教会议中直言不讳,弹劾阿塔尼斯的炮火也最为猛烈。每当沃拉尊发言反对达拉姆政府的行动时,阿塔尼斯与其他艾尔星灵的政府成员总对沃拉尊的“奈拉齐姆倾向”表示惋惜。艾尔星灵拥有集体意识,所以他们无法了解少数为何要驳斥多数。他们往往为了追求神圣的统一性,牺牲基本的常识。

阿塔尼斯并未出席二十七位奈拉齐姆罹难者的丧礼,所以最近沃拉尊与阿塔尼斯间的冲突一直有增无减。根据阿塔尼斯参谋的说辞,当时阿塔尼斯忙着处理黄金舰队的事务,实在是分身乏术。

分身乏术。想到这个沃拉尊就一肚子火。阿塔尼斯连悼念奈拉齐姆死者的时间都腾不出来,他凭什么觉得自己还能赢得她的信任,甚至赢得奈拉齐姆族的信任?

“不过阿塔尼斯竟然会隐瞒其他主教议会成员,这一点倒让人惊讶。”沃拉尊说道,“他似乎想要低调处理这场事故,趁全城民众熟睡时彻底解决。”对艾尔星灵来说,此举颇为诡异,不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

阿塔尼斯只找了奈拉齐姆的领袖莫汉达尔协助处理此事。

“他的决定可真是明智。艾尔星灵若是发现奈拉齐姆占领了要塞,他们绝对不会高兴。”扎汗答道,“更何况最近的局势如此紧张。”

在那起事故之后,已有上百名奈拉齐姆退出了黄金舰队。此举引发众多艾尔星灵的忿怒。他们将奈拉齐姆退出舰队的行为视为背叛之举,而双方族人也因此发生轻微冲突。其实双方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剑拔弩张,那二十七人的死亡宛若最后一根压垮理智的稻草,让大家再也无法自制,任由恨意驱使。

“你知道主事者的身分了吗?”沃拉尊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十分抱歉,我辜负您的期望了。”

“不必如此,你已经尽力了,吾友扎汗。”

她的心腹中,没几个人能像扎汗一般足智多谋、沉稳可靠。扎汗隶属于沃拉尊麾下的情报网络,负责搜集泰马特罗斯城内奈拉齐姆族的情报以及任何关于两族冲突的信息。如果没有扎汗,沃拉尊根本无法得知要塞内部的情况。

事变本身也困扰着沃拉尊。她总是鼓励族人们畅所欲言。如果奈拉齐姆族有人打算抗议达拉姆政府或抵制阿塔尼斯,他们大多会先征求沃拉尊的同意。或许要塞里的那批奈拉齐姆肇事者认为沃拉尊肯定会反对他们的计划。占领政府的权力中枢太过激进,就连作风大胆的沃拉尊都觉得不妥。可是就算族人这么做了,她真的能责怪他们吗?

实在无从责怪。特别是在发生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无法责怪奈拉齐姆族人。阿塔尼斯没有出席丧礼,其实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在那起事故之后,阿塔尼斯和主教议会的其他艾尔星灵就像冷酷的机器一样,无动于衷地继续推进黄金舰队的筹备,甚至没有研拟方案去避免相同的惨剧重演。他们唯一重视的,只有集结黄金舰队的军力,然后踏上伟大的征途,收复被异虫占领的艾尔星。在那些主教议会成员心中,此时正是种族的危急存亡之际,区区二十七个罹难者根本不算什么。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扎汗问道。

随着运输平台的速度逐渐减缓,在终点站平稳停下,沃拉尊也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她走出运输舱,外头雾气缭绕,夜风冷冽。她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过去,无法救回那二十七位族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族人再次无谓牺牲。

“我们都知道莫汉达尔靠不住。我会亲自调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