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万籁俱焚 > 第1页
背景知识

万籁俱焚

短篇作者

Robert Brooks

两艘母舰上的所有船员都已在劫难逃。

洛哈娜与她的姐妹们虽在亿万公里之外,却像现场的船员们一样,对情况了如指掌。在一片混乱之中,这些情绪强烈而清晰。绝望。震惊。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这不可能。我们不可能死在这里。船员们的心声不约而同地呐喊着,洛哈娜强烈地感觉到了它们。

然而引力无情地将他们拉向死亡。这一点,她也感受到了。

这场灾难可谓毫无预兆。其中一艘母舰的凯达林水晶──母舰的核心动力来源──破裂了,推进能量瞬间被切断,尚未抵达卫星轨道的母舰开始朝中子星坠落。另一艘母舰的指挥官见状,下令把两艘母舰的舰体拴结在一起。他希望借助这艘母舰的推力,将两艘船同时拖离中子星。他的做法奏效了,两艘母舰正逐渐朝着安全的行星轨道接近。

紧张万分的情势总算过去了。骄傲,欢呼雀跃,两艘船上八千四百六十三名船员莫不沉浸在这些情感中,对这次英勇的救援行动赞誉不已。

然后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艘母舰的水晶也黯淡了下来。恐惧,难以置信。两颗凯达林水晶同时失灵──这怎么可能!水晶以无懈可击的精度打造,神之长子翱翔星际几千年,水晶故障只发生过一次!而现在两颗水晶同时发生故障?而且刚好发生在卫星轨道衰减的时候?

卡拉承载着这些情感以及其他思绪,最高保护者将它们尽收眼底。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洛哈娜说道。

她的姐姐表示同意。“这是一起绝无仅有的悲剧,我们有责任了解这场事故的来龙去脉,”奥兰娜说道。

年纪最幼的妹妹摇摇头。“事故?恐怕更像是蓄意破坏,”珊缇拉说道。

“破坏两艘船?”奥兰娜问道。

“正是如此。从概率上来看,一次或许是意外,但连续发生了两次。这很可能是蓄意破坏。”

三姐妹沉默不语。她们是最高保护者。船员尚未身亡,他们的情感将揭露真相。三姐妹探寻卡拉深处,细究每一道心智波流。所有船员都在奋力求生,找不到一丝阴暗的快意。如果真的是蓄意破坏,必定有部分心绪与其他船员相抵触。

珊缇拉平静地接受了事实。“不是蓄意破坏,”她下了这样的结论。

惯性拖着两艘母舰不断朝中子星坠落。决绝。沮丧。不可能是这样的结局。不会这样的。一定有解决的办法。船员狂乱地奔忙了数小时,却徒劳无功,引力法则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热交换器已经过载,舰内开始升温。机翼受到中子星辐射影响,发出了灼目的光芒;护盾不久就会失效,船员们将会在极度痛苦中死亡。

一股新的情感爆发开来,贯穿了其它情感。情感的来源是一位相位技师,随后便如野火般席卷整个卡拉。惊恐,绝望。问题被发现了:只是一处小小的缺陷。母舰在极强的引力场中飞行时,机翼释放的多余能量会产生脉冲波反馈回动力水晶,这会导致水晶的结构被破坏。第二艘母舰在拴结到第一艘母舰之后,同样的缺陷破坏了另一颗动力水晶。

不是蓄意破坏,只是在最差的时间点上发生了亿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母舰在尚未定位的中子星行星轨道上运行,只有在如此强大的引力井中,这个缺陷才会酿成灾难性的后果。

这次恐怕是难逃一劫了,船员们已心知肚明,即便是最乐观的船员也不再抱有幻想。周围没有其它星灵飞船,帝国的折跃网络也没有延伸到这片未知的星云。中子星会将他们吞噬殆尽。

气愤。暴怒。船员们的情绪像出闸的洪水。大多数船员梦想在沙场上光荣战死,不是在事故中毫无意义地丧命。

“已经束手无策了吗?”洛哈娜问道。以军事见长的她并不擅长物理,她想确认大家的意见是否一致,姐妹们明白她的心意。

珊缇拉已经在计算了,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在空中画着图形,协助思考。最后,她的手放下了。“他们已越过临界点,在劫难逃了。”

“没机会了,”奥兰娜表示同意。她正在检视母舰士官的情绪,他们已万念俱灰。

愤怒仅仅持续了一段时间。所有星灵都受过训练,无论哪个阶层的星灵,都能在压力下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旦失去了自制力,卡拉将可能面临失控的危险。即使死亡无可避免,他们也绝不会摒弃荣誉与传统。不久,船员的怒火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别的心情。

“我感觉到了。”洛哈娜睁大双眼,迎着姐妹们的目光,她们也感觉到了。

“最后的情绪,”奥兰娜说道。

三姐妹比船员们更早地意识到了这种情绪。它的源头深深埋藏在卡拉深处,比大多数星灵意识所及之处更加深邃。敢于深入卡拉深处的星灵寥寥可数,虽然卡拉并不危险,但它的内部能量波流无比汹涌。要在卡拉深处保持专注,辨明每一丝情感,这绝非易事。大多数保护者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只有心智最坚韧的保护者才能成功。

这也是三姐妹得以担任最高保护者的原因,她们可以察觉其他保护者无法察觉的事情。

这股情绪从深处浮现,剎那间便在两艘母舰上扩散开来。

最后的情绪——接受。

命当如此,那就如此吧。愤怒虽理所当然,但船员们已将它置之脑后。最后的情绪如潮水般升起,充盈在每一位星灵心中。卡拉提扶着他们,让他们的精神融为一体。数以千计的灵魂拥抱着生命的终结,神之长子临终的颂唱声在宇宙中回荡。

不仅仅是洛哈娜和她的姐妹们,艾尔星上的其他星灵也逐渐意识到了。数百万星灵加入了船员的行列,与他们的精神共同飞升。不久之后,整个艾尔星上所有星灵不分阶层,都与船员们合而为一。辉煌的颂唱声传遍其它行星、其它星系,响彻整个帝国。

死期将近的船员们感受到神之长子的全体注目,他们迷失在狂喜中,灵魂飞升而上。

三姐妹竭尽全力,不让自己被这股强烈的心智洪流吞没。洛哈娜因极力抗拒而颤抖不已。今日之事将流传千古。没有任何事物比神之长子临终吶喊更加纯净,更加美丽,更何况是整个帝国的共同颂唱……

上一次这样的颂唱是八世纪前,卡达拉斯的背水一战,再之前是十世纪前法拉奈伏击之役……

不,现在不是冷静分析的时候。八千四百六十三名星灵的生命即将消逝,他们的记忆必须保存。

为了保存记忆,最高保护者必须体验他们的死亡,每一位星灵的死亡。

“这可不太容易,”奥兰娜说道。

洛哈娜闭上了眼睛。奥兰娜总是擅长轻描淡写。星灵已经有好几代没发生过这种大量死亡的悲剧了。以前,保护者们仅仅成功保存了一部分死者的记忆。但今天,她们将保存所有死者记忆。这将是难以负荷的重担。

一段记忆呼唤着她。那是一支在艾尔山区历经无数次暴风洗礼的古老部落。部落的子民暴露在高原之上,那里的狂风可以将巨大的树木连根拔起,他们必须学会自保。这段记忆值得细细思索。“躬身风前,让风从你的身体四周呼啸而过,”洛哈娜引用着部落长老告诫子民的话。随着她的声音,那位长老的话语也在卡拉中传递,进入了其他最高保护者的心智。“不要被风势摧折。”

洛哈娜感觉到她的姐妹挪动身躯,她们会听从她的建议。

她们围成一圈,双腿盘坐,凭借灵能之力的轻柔扶持浮在空中。她们握住彼此的手,意识之门向即将遇难的八千四百六十三名星灵敞开,并试图阻断与其它星灵的连结。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奥兰娜紧握着姐妹的手。“他们来了,”她说。

船员开始死亡。

最先死亡的是暴露在中子星辐射之下的相位技师们。他们的死亡并不痛快,但他们忍耐着痛苦,让心智与卡拉之歌唱和,直至死亡为他们带来最终的解脱。这些相位技师的知识、技术、从始至终的每次心跳,都传承到洛哈娜、奥兰娜以及珊缇拉身上。

永远地记录下来了。

其他船员并没有支撑多久,两艘母舰上所有船员转瞬之间悉皆遇难。他们的记忆之流携着巨大的力量,如怒涛般狠狠地冲击着三姐妹。

洛哈娜感到自己的思维被猛烈地撞击着,仿佛处于风暴眼中,她并没有试图对抗,汗珠从她背后滴下。每当其中一位分神时,姐妹们便会协助她聚焦宁神,直到她的思绪再度稳定。无数生命历程像走马灯一样在洛哈娜脑中闪过,尽管卡拉的唱诵和死亡的痛苦让她的心智跌跌宕宕,她还是紧紧地抓住每一丝记忆。

她在狂风前躬身,没有被狂风摧折。她的姐妹也没有。

他一辈子都居住在艾尔星上……他在扎库尔行星克服了伤势,从火山爆发中逃过一劫……他建造了一种新型的母舰发射矩阵,而她正要着手扩建折跃网络……

在爆炸的一刻,所有的生命都被火焰吞噬殆尽。

而所有的灵魂──是的,每位星灵的灵魂──都被保存了下来。

结束了。如释重负的感觉猛烈地捶打着三姐妹的身体。奥兰娜身体向后仰了下去,双脚重重地踏在地面上。洛哈娜和珊缇拉抓住了她,让她不至于倒在地上。奥兰娜很快地恢复了姿态,身体再次浮在空中。

“谢谢你们,”奥兰娜说道。

卡拉歌声不断,整个帝国都感受到了船员们接受的情绪,只有奥兰娜、洛哈娜和珊缇拉感受到的是八千四百六十三次的死亡——即使是船员,也只要承受一次死亡体验就够了。

她们保持着姿态,一同等待痛苦消退。这需要时间。

“他们被活活烧死了,”洛哈娜说道。她在哭泣。她们都流下了眼泪。

奥兰娜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我知道。”

“神之长子不该这样死去。”

“没错,”珊缇拉的身体颤抖着。

“我们保存了他们的记忆,我们需要从中吸取很多教训。”洛哈娜迟疑地说着。这意味着她们必须不断体验死亡过程,但这是她们的职责,她绝不会退缩。“造成悲剧的原因既不是恶意,也不是愚蠢,而是情况使然。姐妹们,我们要为帝国指引道路,找到防止悲剧重演的方法,这是我们新的使命。”

“母舰的瑕疵会得到修复,那可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珊缇拉说道。

“不,那不是我们的职责,我们要做的不是这个。”洛哈娜答道。

奥兰娜眨了眨眼,她理解了洛哈娜的意思。“难以察觉的缺陷能摧毁庞然大物。你想找到解决一切缺陷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