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知识

狂暴

短篇作者

Kal-El Bogdanove

当时,风在他背后呼啸。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滑翔。奥尔登•莫斯站在悬崖的边缘,感觉自己像是在虔诚地祷告。他蜷缩了一下脚趾头,任由干燥的沙土从脚趾缝隙中一缕缕流淌滑漏,然后坠入崖下的一片虚无之中。

奥尔登知道,悬崖下面是一片山谷。他曾经在那儿徒步、在那儿降落、甚至还带过当地的漂亮小妞去那儿亲热。但是在这样的清晨,当阳光还没有照进峡谷底部时,奥尔登更喜欢幻想悬崖底部的那片山谷并不存在。他只要往前走出一步,就可以征服像太空一样无穷无尽的万丈深渊。

太阳还未完全升起,但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已经染透了珍珠般洁白的云朵。对于一个眼神锐利的男孩来说,这样的光线已经足够明亮了。他按照父亲多年前的指示最后一次检查了一遍滑翔机装备上的绳索,然后纵身一跳。

风猛烈的灌入,注满了整个滑翔机。悬崖的顶部已被朝阳染成了金色,这金光在不断地伸展,把层次不齐的悬崖、螺旋形的峡谷以及那干枯的高原染成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海洋。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与之媲美的地质奇观,多么地令人惊叹。

奥尔登起飞了,在悬崖的上面滑驰掠过。像舰鱼飞跃上游一样在阳光里上下穿行。他把学校、父母、这个选秀、那个选秀等等都暂时抛开。所有这一切都被他抛在了身后。而此刻风在他耳边咆哮,扑打着灌入他的肺部,呼呼地拉伸着滑翔机……此刻的奥尔登是自由的。

突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当时周围是如此的安静,只有风的呼啸声——而他听到一个非常遥远而微弱的声音。这声音直刺入骨髓,奥尔登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这是他二十年来从未听到过的一种声音。

特克里——里。

这不对劲啊。这里连每一寸空气他都如此熟悉!因为他的目标是那么明确。一心一意、心无旁骛地想要驾驭这深渊!哦,天哪,这声音又来了。居然比上一次还要响亮——

特克里——里!

——就在他的身后。奥尔登伸长脖子朝后看,但是身后的阳光太刺眼了,还有滑翔机上那对高鹏展翅般的巨大机翼,他曾骄傲地将之幻想为自己的翅膀,而此刻,这机翼显得太碍事了。他非常懊恼,简直无法忍受它们制造的这个视线盲点。这一大清早的,究竟是什么玩意也会在这里呢?!

特克里——里!

这是一个噩梦般的、莫名的、仿若狂热的梦境中传来的古老的声音。他向着悬崖俯冲而下,急切地想回到地面然后躺在自己的床上忘记这一切。浑身已被汗水浸得透湿,只隐隐记得那非常生疏的声音!能够看到它就好了!

一片阴影笼罩过来,他听见结实的翅膀摩擦时发出的狂躁的沙沙声,像咬磨牙齿时发出的噪音,从这声音听出怪兽微微颤动着身躯,正虎视眈眈注视着他。

当它出现的时候,奥尔登尖叫起来。他看见的是一张恐怖的脸,长满了疤痕、令人生厌,活脱脱的一副噩梦的景象。他的尖叫声和怪物恐怖的叫声顿时融为一体——

特克里—里—矣—矣!

—直到怪物的牙齿咬到了肉,整个峡谷才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