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浴血之战 > 第1页
背景知识

浴血之战

短篇作者

Matt Burns

嘟嘟哔哔。

嘟嘟哔哔。

嘟嘟嘟嘟哔哔。

港口苦工像往常一样醒来,冷汗涔涔。植入手腕的应答器每隔五秒钟就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大老板伊万正在发号施令。新货物来了。

本能夺取了掌控权,向苦工的身体发送指令。肾上腺素的分泌物是大自然独家配方的兴奋剂。肺部翻腾起来。心跳加速。富氧血细胞涌进肌肉组织,他开始了往常的苏醒仪式。

苦工从之前睡觉用的散发着霉味的驾驶员座椅上翻滚下来,蠕动着爬进一套脏乎乎的连身衣里,这套连身衣编织着一层薄如发丝的新型合金钢用以抵御刀具的攻击。阴暗的灯光在头顶上闪烁着,照亮了苦工的小窝:一艘破破烂烂的“星系穿梭者”号飞船的驾驶舱。他仔细察看了散落在地板上空无一物的电子设备,搜寻配给食物。可没那好运气。

虽然急切地要离开并服从伊万的指令,但他还有个仪式没有完成。他急匆匆地跑到星系穿梭者号已被腐蚀的控制面板,打开一个隔间的门。他从黑暗之中伸出一只手,擎着一双绑着一段橡胶绳索的飞行之翼。苦工将它套在自己的身上,飞行之翼冰冷坚固的金属挤压在他的胸前,令人心安。

他慢慢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维克。”当每天都充满了一系列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经历时,有时候很容易遗忘自己是谁。“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维克。”

名叫维克的这名港口苦工闪电般冲出他的星系穿梭者号,用一套电磁锁封住了身后的门。他花了一点儿时间适应环境,感觉器官焕然一新,恢复灵敏。目之所及,只见头顶上笼罩着厚厚一层灰色瘴气,四下蔓延开来。柔和的阳光洒落下来,照在亡者之港干线街道的扭曲船体、金属房梁和其他丢弃的废物上面。这就是他的甜蜜之家。

这座垃圾场城市充满了浮华与喧嚣,一阵阵昆虫似的嗡嗡声给人以错觉,误以为这陷入永久衰败的地方萌发了新的生机。在某个地方,走私者将一百公斤盛着工业溶剂的托运箱装入装货板条箱里,运到图拉西斯II的富家子弟那里。在某个地方,那些认为自己买到了通向天堂的门票的难民刚从运输车上下来,便落入奴隶主们盛情款款的虚情假意中。

港口的又一天罢了。

其他苦工们正慌不迭地做着他们的日常活动,给当地的犯罪团伙头目跑腿送货,去赌场和妓院打打零工或者从星际港口那里偷点货物。他们积满污垢的皮肤和脏兮兮的衣服倒成了炮铜色背景环境下的天然伪装。人们给了维克这类起了很多种称呼:街头流浪汉,寄生虫,水蛭等等。他也没有否认。城市里那些被遗弃的和不被需要的生物顽强地锲入人类双脚之间,为求生存堕落为动物。

我是维克。我跟他们不一样……

他穿梭在这条落满灰尘的街道上,迈着谨慎的步伐,眼睛盯着前方。他警觉地瞥着路人,格外注意他们皮肤下血液的轻微流动——潜意识里的生物学标记,警告迫在眉睫的攻击。他跨过一具爬满了脏兮兮的红眼蝇蛆的尸体。从表面上看,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曝露街头的尸体从来不会被埋入后街。

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伊万的车间。修缮一新的炼油气厂坐落在亡者之港的边缘上,高耸入云。苦工正全力向前奔跑,为自己毫发无伤地穿过了臂铠庆幸不已。这时,有人来到拐角处,揪住了他的衣领。

他双手握拳准备自卫,这时候他看到了攻击者:另一名苦工。跟维克和其它成员一样,眼前的攻击者穿着破破烂烂,脸刮得很干净,印着新鲜的昆虫咬伤痕迹。他看起来很危险。他是维克唯一的朋友。

“又来晚了。我也是,跟你一样。”塞尔日一边说着一边松开钳制。

“去你的。”维克抬头看了看另一只苦工,一丝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塞尔日是个大块头。他本可以去做某个犯罪团伙头目下的头号打手,可他懂得是非道理,这在港口可是稀缺的东西。两名苦工在街上遇见了,志趣相投,一起设计、维修、销售货物,为了攒下足够的钱买票离开港口。他们定下协约自力更生来离开这个地方,而不是像其他苦工那样,变成只会用两条腿来走路的动物。伊万风闻其绝顶才华后,就“雇用”了他俩,并在他们的手臂里植入应答器。想不想成为他的员工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维克和塞尔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跑,但手里没钱哪儿都去不了。

“让我来瞧一瞧他们。”塞尔日指了指维克的胸膛。

“今天就想看?”另一名苦工拉出飞行之翼,说到。塞尔日在后街的一具死尸上发现了它。这是他们近年来逃出这个地方的希望。即便如此,维克远不如之前那样乐观向上。不论何时,每当两名苦工开始攒下一大笔钱时,就会有一伙苦工将他们洗劫一空,或是他们俩温饱都成问题了不得不花掉存款买更多食物。总会出点意料之外的状况。港口的生活就是有将你的雄心壮志打磨成渣的本事。让你筋疲力尽,苦不堪言。浑浑噩噩,梦想早已成为昨日黄花。

“算了。留着它们吧。你今天早晨有没有说仪式的说辞?”

“当然。你呢?”

“还是我教你的呢,傻瓜。”塞尔日推挤着维克的肩膀。“顺便说一句,”大块头的苦工把手里的配给食物扔给他的朋友,说道。“在街上都能听到你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维克耸耸肩,有点不太好意思,然后侧身回头表示了感谢。“这不是你最后的储备粮,对吧?”

“都吃掉,”只听到塞尔日回了一句。维克知道最好别跟他抬杠。没用的。

消灭掉呈明胶状的营养物质,他注意到好友眼底的黑眼圈。每天塞尔日看起来都疲惫不堪,维克想知道这有多少是因为要照顾他所致。维克没有家人,所有苦工都没有家人,但如果“兄长”这个概念存在的话,嗯,那就是塞尔日这样子的吧。

“快来。”塞尔日走向车间打开着的防护门。“今天有个大新闻。”

维克大脑飞转,想着他的今天能见识到什么高科技东西。伊万的手下是不折不扣的海盗,对于打劫装有违禁物品的运输队伍得心应手。通常情况下,伊万的手下会运些药品或粮食,但有时候,他们也会顺带卷些少见的科技产品,在被维克经过逆向工程后,让老板卖给出价最高的投标人。那真是些美好的时光。

“怎么了?是什么东西?”维克敦促道。

塞尔日转过身来。眼里一片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厌恶……不安……恐惧。

维克的本能开始咆哮。赶紧跑。

“异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