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虚空之镜 > 第1页
背景知识

虚空之镜

短篇作者

Hugh Todd

纯态号的舰桥不停地颤抖着。

“护盾还能坚持!”船体伤害控制官喊道。他的灵能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里。

“向指挥部请求空中支援。”弗拉农命令道。为了兼顾船上的圣堂和暗堂星灵,舰桥的人员都被要求使用一种公共的心灵感应语言来传达指令。做为这艘最新星灵战舰的指挥官,弗拉农有义务来保证刚进入团体的成员能够快速地融入这个环境里来。在这个黑暗的时刻,不论是信奉还是抵触卡拉的星灵,都需要帮助彼此来存活下来。

弗拉农认为暗堂和圣堂的团结将为星灵注入一针强心剂。或许长老会就是考虑了他在这件事情上的看法、以及过往作为领袖的优秀成绩,才把纯态号放心地交给了他。能得到这样的殊荣让他无比自豪,他希望能让自己的上级看到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坐在指挥官的椅子上,他眼前正在欣赏的舰桥比之前效力过的任何一艘船都要大。星灵坐在整排的终端前工作着,虚空辉光舰是星灵军事工艺的又一杰作。这些终端会在他的椅子附近投射出一个同心圆,让他清楚的看到每名成员的状态。离他椅子不远处是一块半透明的全息屏幕,从那里他可以看到各个系统的数据统计。

舰桥不光看上去精简、同时还非常的美观,折射出了这艘战舰设计的美感。弗拉农对这巧夺天工般的设计赞叹不已。作为一个毁灭性的武器,纯态号却是如此的优雅。当然了,这艘船之所以能够最终成型离不开圣堂和暗堂之间的亲密合作。通过他们的努力,一个科技与美学的完美结合体诞生了。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空中掩护已到达!”一名通讯官报告道。通过卡拉,弗拉农感觉到船员们听到消息后都无比雀跃。如果所有船员都是圣堂的话,那么就算一句话也不说,所有人也能了解到彼此的情感和思想。但既然这艘船是圣堂和暗堂共同设计的,船员也自然也要包括双方的成员。在双剑合璧之下,纯态号将更为强大。

当弗拉农紧盯着一块屏幕时,凤凰战机穿过一整排正在骚扰虚空辉光舰的异龙。

“太棒了。继续全速前往我们的攻击地点。”

免除了异虫部队的干扰,纯态号很快就抵达了指定区域。

“指挥官,目标已进入射程。”

弗拉农看着屏幕上一排雷兽正从陡峭的山坡上轰隆而下,被系统勾勒出的异虫旁边有着诸如异虫性格和皮肤组成物的详尽信息。

“启动棱镜射线。激活一台熔流力场投射仪。”弗拉农指挥道。船上立马开始执行这道指令。能量开始从纯态号的船身上汇集。

“武器上线后,立即向雷兽发射。”

船身急剧地震动,随即转成了一声谐音的共鸣声。蓝色的能量光芒沐浴着舰桥,注入主水晶之中。棱镜射线穿过位于虚空辉光舰正前方的水晶,射向了下方的目标。

弗拉农在屏幕上看到光束狠狠地打在了一头雷兽身上,但惊奇的是异虫还在继续前行、没有受伤。

“指挥官,它们的装甲太厚了,棱镜射线无法打穿。”

弗拉农审视了下数据,技术人员并没有说错。

他将椅子转到自己的后方。舰桥的尾部放着一张沙发,粗厚的电缆从沙发头部的地方伸了出来。后面则是一面透明的幕墙,透过它可以看到洋溢着璀璨光芒的棱镜核心。

赛尔莫斯是他所认识的最年长的星灵。他的着装与弗拉农所遇见过的年轻暗堂都不一样。就连用来包裹剪短后的神经触须上的封口的图案也是非常的古老。当弗拉农首次接到这项任务时,他就向其他的暗堂打听关于赛尔莫斯的故事。每个人都说他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导师,他的教导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弗拉农将视线转向年轻的暗堂。“阿尔泰,我们需要激活第二台熔流力场投射仪。”指挥官柔声说道。

那位星灵还没有答复,长者的心灵感应声音就传到了他的耳边。“我的学徒还未准备好。还不能来操作第二台熔流力场投射仪。”

弗拉农望着星灵长者说道:“我知道学徒一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如何操作虚空辉光舰的能量,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底下的雷兽数量之多,很轻易地就能消灭掉我们的地面部队。我们是奉命来消灭这一威胁的,一台熔流力场投射仪根本打不穿它们的护甲。”

赛尔莫斯有些怒不可耐。“第二台投射仪也许能为你提供足够的火力来消灭异虫,但代价将是牺牲掉你的船员。”

在弗拉农开口回驳之前,阿尔泰便打断说道:“指挥官,激活第二台熔流力场投射仪。我会尽力来维持控制。”

虽然暗堂并不信奉卡拉,但弗拉农仍能感应到年轻暗堂话语中的一丝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