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知识

轰鸣

短篇作者

Micky Neilson

这是军旅生涯中又一个荣耀的日子。

伽玛·多利安上酷热难当,可艾萨克·怀特还保持着清醒。

谁说不是呢,艾萨克·怀特是个头脑总是很清醒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穿着一件温控铠甲,而是因为干他这种活,要是脑子有一点不清醒,就得上西天了。

没准哪天会有个傻瓜弄出来一种可以让艾萨克见鬼去的炸弹,但绝对不可能是今天。那些大脑皮层极度平滑的凯莫瑞安人隐藏引信的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在这座大桥底部,艾萨克至少可以想到15个更好的隐蔽埋设点。但是呢,这帮白痴却把设备安置在眼皮子底下,怎么说来着,哦,一目了然。

走下这干枯的峡谷南岸用去了整整30秒。艾萨克发现在他旁边静静卧着一颗炸弹,他只看了一眼,就发现引爆系统的设置可绝不简单:这是老手法,利用电力延迟设备来陆续引爆方格下的几个炸弹。凯莫瑞安人几天前才刚刚失去了这座桥和周边地区的控制权。他们本该在撤退时炸掉这桥的,但他们却想利用引爆大桥来炸死一些联邦的士兵。也不想想联邦难道会不侦察就冒失地过桥吗?傻,真是傻到家了。

就这种智商,难怪他们会在凯联之战中败给联邦。战争本可拖上三年,但是艾萨克毫不怀疑主战方将最终获得胜利。

“你磨蹭什么呢?”

一个交通员走出他的卡车,扯着嗓子喊道。其他人正坐在车里等着可以安全通过的指令,排出去足有一英里的队伍开始呱噪了起来。

艾萨克挥了挥手,拆掉这个炸弹是小菜一碟。这是艾萨克的工作,他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其他的军备清理人员都叫管干这行的叫“炸弹终结者”,而艾萨克无异是其中的佼佼者。

轻轻一剪,就可以回营去和坎蒂丝享受生活了,也许是莱克夏,或者是多琳娜……

艾萨克掏出剪线钳子,对准引线剪了下去。

几秒后炸弹就拆除了。他从保护罩中走了出来,向站在车队另一侧岸堤上的鲁斯比军士竖起了大拇指。

轮下的尘土缓慢地开始腾起。艾萨克头上的卡车和其他车辆引擎开始逐渐轰鸣。当第一批运输部队越过桥接时,大桥不堪重负地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

艾萨克刚走到一半,手中的仪器就发出了一连串电子信号。怎么了?

随后,不知大桥的哪一段发出了响声:

滴滴滴……

艾萨克的脑子在急速地思考,那是什么东西?会有什么情况?后果如何?他想到了一个让他寒毛倒竖的设备:那是数码中继装置,这意味着炸弹是个诱饵,是个圈套……

……他被骗了。

滴滴滴……

声音从桥的中部传来。艾萨克利用铠甲的增速装置飞速冲上岸堤,他用力地挥舞着双手,向部队通信频道咆哮着,但是他跑的太急了,摔倒在地。

滴滴滴……

鲁斯比军士的带着“明白”的表情,大声喊着口令,桥上的车辆停了下来。

当艾萨克脚下的尘土散去,他人已经滑到岸堤的下面,停在峡谷的底部,与此同时,尖厉的信号逐渐变长,节奏也愈发急促。

滴!

滴!

求生的本能忽地腾起,艾萨克沿着冲积的河床拔腿狂奔,试图远离大桥,增速系统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他一个鱼跃,将自己紧紧地埋在土里,希望铠甲能够将爆炸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希望冲击波不会把他的心从腔子里震出来。他等待着,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就在这时,大地开始晃动,雷霆般的爆炸声从铠甲的外部声音传感器中爆了出来。冲击波席卷而过,掀起了一面土墙。

残骸如雨点般从天而降。艾萨克将身体翻转过来。一只裹着CMC护甲的胳膊就砸在一英尺外的地面上,然后弹开不见了。

艾萨克翻身坐了起来,盯着头上的大桥,浓烟滚滚,钢体扭曲,哀号声中,鲜血与残肢断臂纷纷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