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炼狱廊道 > 第1页
背景知识

炼狱廊道

短篇作者

James Waugh

在科普卢星区,没有多少地方能比炼狱廊道更让吉姆‧雷诺讨厌的了。但他对一个地方的个人喜恶并不会影响他身为联邦警长的职责。所以吉姆‧雷诺再次踏上了前往玛‧萨拉恶名昭彰的荒野废土之路,动身前往险恶沙漠中的那座峡谷。

狂风呼啸着,他驾驶的秃鹫车隆隆作响,他必须加快速度穿越这座荒凉的峡谷,才能在他承诺的两天窗口期内回到身怀六甲的太太莉蒂身边。此地空气干热难耐,就连车下坚实的荒芜地表都被烈阳烤出一道道深长的裂缝,仿佛整个地方从未受到过水气滋润一般。人类根本无法生存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雷诺心想。可是即便事实如此,也无法阻止他勇往直前。

雷诺大老远就看到了治安官格伦•麦克阿伦、警方的气垫动力货车以及本次需要押运的“货物”——一具中型联邦牢笼。他们模糊的轮廓宛若扭曲走样的海市蜃楼,在午后烈日的高照下诡异地膨胀。

渐渐地,治安官与车辆的形状越发清晰,一如自己与莉蒂吻别的回忆那般历历在目。“该死。”雷诺低声咕哝。炼狱廊道位于玛‧萨拉恶名昭彰的“波段异常”中央地带。那代表着向量平衡设备在此通常会无法运作,就算真的能建立通讯,联络也会受到严重的干扰与限制。

而即便运输机能通过沙漠峡谷的环境,路途上也还有其他危机潜伏。由于这片连绵2,400公里土地的波段异常,导致这里变成星球上的三不管地带──此地治安就算从整个星系来看,也可能敬陪末座。玛‧萨拉的歹徒及成群游荡的罪犯对当地的实际情况了如指掌。联邦科学企业的科学家大多认为,波段异常的肇因源自于稀有的水晶矿层所释放的电子脉冲。水晶矿层的尖锐外型彷佛是参差不齐的作物,从矿产丰富的地底深处抽芽冒出。先不论这种现状的成因为何,反正雷诺就是得驾车深入全星区最危险的廊道。为了将囚犯押送到星球的另一端,他必须和最讨厌的治安官会面。

雷诺停车时,麦克阿伦出声了:“警长,你是来押送这个牢笼,还是打算加入他们的行列?”他露出令人厌恶的奸笑,一口缺牙暴露无遗。这种笑容充满着讽刺,强烈暗示这番话绝非区区幽默玩笑。

“除非你说什么话刺激到我,逼我做出违法的事情。”雷诺朝满是尘土的地面啐了一口唾沫。这些年来麦克阿伦疏于锻炼,变得越来越虚胖痴肥,便便大腹从他的腰带满意溢出。上次两人见面时还没有这么夸张。每次他们见面,就会发现麦克阿伦的腹部又圆滚了一些。这位治安官此时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快乐退休生活。

“小子,我永远都会把你当成罪犯。和你的种种前科相比,今天押来的囚犯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要不是有朋友帮你脱罪,或许今天下午被押到艾尔•英迪奥监狱的就是你。”

“治安官,你对赎罪之人这么没信心啊?”吉姆露出自己的招牌微笑,同时从秃鹫车走了下来。麦克阿伦担任治安官已久,也曾听说过吉姆的陈年往事。麦克阿伦这种人通常冥顽不灵、成见根深蒂固。他对待前罪犯的恶劣态度并非出自个人偏见,而是他一贯的执法作风。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警长。只要执法生涯够长,你就会明白这个真理。你也就会明白我为何盯着你不放。”

“非常感激你的‘关心’,治安官。”雷诺停顿片刻后说道:“这批囚犯什么来头?”

他单膝着地,望向带电的细细的栅栏内部。联邦牢笼已变成前线移民地与落后行星的基本设备,因为警方运囚机及先进世界的便利设备太过昂贵,这些偏远地方根本负担不起。这些牢笼装有磁轴,气垫动力科技能保障480公里时速的稳定前行。牢笼内部是控温环境,可满足各项生理需求,并且每过30分钟就会补充洁净氧气。在吉姆看来,这些囚犯一路上似乎比他还要舒适。

“噢,你知道的,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个身强体壮,准备长期入住玛‧萨拉最顶级的旅馆。”治安官的音量突然拉高好几个分贝。“听到了吗,小子们?你们的目的地都是艾尔•英迪奥监狱!”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却被口水呛到,咳得要命。这番话依然毫无幽默感,只有残忍冰冷的讥讽。

吉姆没有笑。艾尔•英迪奥监狱是个不容小觑的地方。这个资金短缺、铜墙铁壁的残酷监狱专门用来拘禁穷凶恶极的罪犯。众所周知,关进这座监狱的囚犯存活率只有64%。它是前线移民地中联邦司法力量的化身。

“看看这些家伙。”治安官说道,并向沙地吐了口口水,“真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对吧?祈祷你们通通死在廊道上,这是我们最期盼的结果。”

“可以赶快上路了吗?”牢笼内一个高大魁梧的凶恶歹徒说道。他是个秃头男子,留着乌黑的八字胡,胳臂和电线杆一样粗壮,身上布满星区各地的骇人刺青。他怒目瞪视吉姆,仿佛对自己信心满满、毫不动摇,觉得单独执行任务的警长根本不足为惧,只是送他前往宿命之地的跑腿小弟罢了。

“你要注意那个家伙,他老妈真是家教失败。他叫马杜克•索尔,应该是世上最恶毒的老妈生出来的孽种。他不但犯下袭击、谋杀、恐怖攻击与绑架罪,还是个不懂礼貌的王八蛋,所以才会落到这个下场。”麦克阿伦再次吐口水,喷向马杜克脸部附近的牢笼。

马杜克怒吼回应:“死条子,我被关在牢笼里算你好狗运。”

“可不是嘛。”

雷诺直视马杜克的双眼,马杜克也狠狠瞪回去,彷佛是在挑衅吉姆,要逼他像麦克阿伦那样藐视他。“我看他也不算太坏,治安官。这位老弟是个好孩子。是不是啊,索尔?只要你尊重我、我就会尊重你,就那么简单。”

马杜克放声大笑:“噢,警长,我会当个乖宝宝的。我不是存心要找麻烦。只是我们就要搬到豪华旅馆,我实在太兴奋了。”

“求求您,警长,请别把我押到艾尔•英迪奥监狱。求求您,长官,这一切都是天大的误会。”一名坐在牢笼后方的消瘦囚犯出声哀求。他的头发金如流沙,长相斯文。他的体型清瘦结实,身上的橘色囚衣显然尺寸过大。他比较像是塔桑尼斯市金融业的银行人员,可现在却身穿囚衣、望着外面高温曝晒的沙漠。

“那位是罗德尼•欧辛,他犯下的大多是轻微罪行,就是以前所谓的白领犯罪…… 他利用黑客病毒掏空了玛‧萨拉政府的资金。这小子长得很漂亮吧?他在艾尔•英迪奥绝对撑不过一天的。”麦克阿伦再次哈哈大笑。

“很高兴认识你,罗德尼。”雷诺微笑道:“你不会有事的。”

“没事才怪,长官。你很清楚英迪奥的囚犯有何癖好。我没有杀过人,这一切都只是场误会。那位联邦法官轻罪重判,公报私仇。这种日子我没法过的。”

“吃不起牢饭,就别犯法作乱,对吧雷诺?喔,等等,我忘了这话对你也不适用。”

“我听说过你的事迹,警长吉姆‧雷诺。”第三位囚犯走上前来。

“他叫‘T骨’斯莫,希罗这一带最厉害的列车抢匪。看来你们两人有许多共同话题呢。”麦克阿伦嘲讽道。

“没错,我们确实颇为相像。我应该抢走你列车大盗的头衔了吧?” T骨接话道。雷诺仔细打量这个男子。他看起来很眼熟,留着和吉姆相似的胡须,脸上有一道伤疤,年轻气盛、口出狂言。

“我听说过你和泰凯斯•芬利在战后的所有事情。我的帮派逐渐壮大时,你们可是我们眼中的传奇人物。”

吉姆觉得自己的胃在翻搅,彷佛有群蛇在里面窜动。他已有多年没听到过泰凯斯•芬利这个名字,也并不希望别人提起。只有这样,他才能重新做人,不会再想起这位过去犯案时的老搭档,也不会忆起那段他亟欲摆脱的不堪过往──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救赎,摆脱当初在莉蒂的帮助下终结的罪犯生活。

“可是有件事我想不通,也许你能解释给我听听。像你这样的不法之徒、我这种年轻列车抢匪崇拜的传奇大盗,最后是怎么当成了警长的呢?” T骨倾身向前问道。吉姆能感受到马杜克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开始对他的冷眼凝视,这位杀人犯似乎正在打量他。

“听好了,小子们。这位警长有高官朋友罩他。”麦克阿伦对吉姆露出诡异的笑容,“某位法官。”

“够了,麦克阿伦。”雷诺站起身来。

“我从没杀过任何人,警长。我只是不喜欢老老实实地赚钱。”T骨继续说道:“你有机会改过自新,而我却没有,这样公平吗?”

“人生本来就不公平,这位警长不就是证明。”马杜克最后冷冷说道:“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雷诺直视着麦克阿伦的双眼:“治安官,你要是再扯这一类的屁事,我们之间可就不光是聊聊这么简单了,明白吗?”

麦克阿伦心里一紧,满脸讥讽的笑容顿时褪去。从雷诺抵达到现在,治安官第一次感觉到吉姆说话的分量。他差一点点就激怒了昔日的通缉犯了。麦克阿伦看到雷诺眼中燃起熊熊怒火,于是他连忙翻找系在腿上的口袋,拿出一个数字手环。“这是总部送来的新玩具。控制他们的脚踝。按这个按钮,然后砰,一条腿就没了。按这里的这个按钮,就会啪,接着就会痛得在地上打滚。懂了吗?”

雷诺接过手环装置,看到牢笼里每位囚犯双脚的脚踝上都紧紧钳着大型的金属夹子。

麦克阿伦继续说道:“我建议你别把他们放出来。牢笼内就有足够用水。为了这次押送,每位囚犯体内都已注入营养物,让他们至少两天不必进食,还能控制他们的排泄情况。大家知道囚犯喜欢借机逃脱、垂死挣扎。宁可小心行事,也比出事后悔要好。”

“我不是第一次押送囚犯。”吉姆将牢笼的金属缆绳固定在他的秃鹫车后方。他已经不想再多费唇舌。这种缆绳是是专门设计来将牢笼固定在运输机上的。其材质是用经过催化元素强化后熔合合金组成,比钻石还要坚硬。

“再会,治安官。大家坐好了,路上可能会有点颠簸。”雷诺不等他人回应,径自启动加速器,朝前方沙漠荒地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