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第六区 > 第1页
背景知识

第六区

短篇作者

Micky Neilson

惨叫声还在继续,仿佛永远也停不下来。

每个老兵都知道,如果角度正确,滚烫的刺针子弹是可以射进火蝠臂甲的等离子馈送器里的。里面的蠢货一旦打开毁灭之炎喷射器,就会被活活烧死在自己的战斗服里——眼前这位倒霉鬼正是活生生的例子。他护甲上的伺服传动装置还在试图保持站姿,可他整个人已经趴在索尔二号星肮脏的“地表”上疯狂地挣扎着,双臂拼命挥动,一声声惨叫通过笨重的橙色装甲上的外部扩音器不断地传出来。

他的惨叫声就像一头发癫的斯卡勒特兽,这该死的海盗。如果指挥官多利安说他没有乐在其中,那可是在胡扯。

惨叫声终于停止了,战斗服无法继续保持站姿,向前倒下,四散开来,隐没在豌豆汤似的绿色浓雾中。这就是索尔二号星的“空气”,从地表到外大气层,大气中充满了致命的混合毒气,浓度极高,距离地表一米的高度可见度几乎为零。星球表面布满了黏稠的污泥,偶尔还会有柏树刺根一样的奇怪突起,有些仅有两米,有些则为常人身高的两倍。

火蝠燃烧殆尽的残骸上,唯一辨认得出的只有战斗服背部突起的燃料罐。周围的沼泽地上还躺着三具尸体,其中一具尸体身上穿着布满尖刺的护甲。这种护甲实在是太老掉牙了,相比之下,多利安身上的联邦陆战队CMC护甲就像是刚刚出厂的新货。至于另外两具尸体,如果他们身上那种七拼八凑的装备也能称之为“护甲”,那肯定会笑掉别人大牙。当初载着这批敢死队员的运输机,放下这些士兵之后,就消失在不断涌动的绿雾中了。

“要回去了吗?”斯潘纳提的声音通过外部扩音器传了出来。

多利安拖着重靴,在淤泥中慢腾腾地走着,这样他就始终能透过面甲瞥见身边这名队员。暴虐小队的所有队员中,只有他自己和斯潘纳提两人单独行动。斯潘纳提的臂甲右上方被击中,希望医护兵齐默曼能处理得了这种伤口。多利安的护甲则被火焰烧得焦黑──那个火蝠在战斗中不断嘲讽多利安,说什么“我最爱吃酥脆烤肉”,但最后变成酥脆烤肉的反倒是他自己。

“好,我们走……”

贝吉丝上士的声音从小队的加密频道断断续续地传来。“长官,我是小贝。运输机只是个诱饵,他们想抢货物。”她的语气听起来肯定而冷静。多利安曾经夸过她沉着镇定,不带个人感情。斯潘纳提同意他的说法,他说他以前想和她谈点个人感情,但她不答应。

“快走!”多利安对斯潘纳提大吼。伺服传动装置开始运转,两人重步穿越黏稠的泥沼,朝萨尔纳加神殿方向前进。在他们的前方,一座类似金字塔的建筑矗立在腐臭的雾气中。

另一个声音随即在多利安耳边响了起来:“暴虐小队,这里是指挥中心。请报告战况,完毕。”

指挥中心一如既往地派不上用场。多利安认为与其浪费时间解释,还不如直接动手。

“战况就是:我没空,不如你向我报告一下位置和预计抵达时间,怎么样?”

“预计十分钟后抵达,完毕。”通讯官听起来气急败坏。

就算有CMC护甲的行走强化功能,多利安与斯潘纳提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才赶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这简直是在赌命,但多利安对自己的运气很有信心。撰写作战手册的“专家”们可不知道AGR-14突击步枪的厉害,只有新兵蛋子才会一板一眼地按照手册的指示去做,有时候只要动动脑子就够了。多利安一听说已经和敌方交火的时候,他就怀疑这是对方的佯攻。否则那艘运输机为什么要直直地飞过斯潘纳提的警戒范围?它分明是想故意被发现,分散守备兵力,以偷袭真正的目标——圣物。

他们的目标通常不是圣物就是神器,不然就是其它的什么怪东西——那些东西的名字没人会念,也没人猜得到用途。这件圣物也不例外。多利安只知道它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其它的事情都是“不该知道的不能知道”。暴虐小队的“直属上级”就是莫比斯基金会,它涉猎多项专业领域,对早已灭绝的外星文明的考古研究正是其中之一。暴虐小队从前并非替基金会效力,他们是阿克图尔斯‧蒙斯克的干将,是地道的帝国陆战队。然而在几次秘密商谈与闭门会议之后,暴虐小队被调到了莫比斯基金会的武装部队──莫比斯部队。

所以……这次作战计划是莫比斯基金会制定的。这座独特的外星神殿由几千年前被称作“萨尔纳加”的种族兴建。侦察兵对神殿进行定位之后,暴虐小队就负责前来回收神殿里的圣物。作战计划就是这么简单,因为根据侦查兵的报告,神殿也已经荒废,这颗星球上也不存在其它生物。确切地说,是本不存在没有生物,因为“玩命俱乐部”的那群蠢货海盗们也来到了这里。

神殿一直向外延伸到多利安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他和斯潘纳提接近神殿南门,听到了双方交火的声音。枪炮声不绝于耳,接着传来了三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多利安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劫掠者榴弹炮的炮声。他们的重武器专家克兰斯顿正在疯狂地发射着惩罚者榴弹,就像休假的士兵朝脱衣舞池里拼命丢钱一样。

他们绕到了神殿底层,多利安看到暴虐小队的运输机就停在降落地点,距离神殿入口不过几米的距离。停在那里的,还有一架老式灰熊运输机。多利安不得不承认,“玩命俱乐部”的那群蠢货们还是有些脑子的:灰熊运输机停放的位置刚好正对着莫比斯运输机。他们使用运输机上的舰载武器进行火力压制,把多利安的小队钳制在神殿入口动弹不得。这就是他们一贯的“宙斯”战术,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海盗头子以自己的绰号命名的。在过去几年里,暴虐小队曾与宙斯交手数次,可惜的是,尽管玩命俱乐部每次都死伤惨重,那该死的海盗头子却都能逃出生天……甚至总是能诱拐更多的新人加入。

显然,海盗们希望能用这一招引开多利安大部分的兵力。毕竟,在他们看来,没有哪个疯子指挥官会只派两个人和满满的一船人拼命。

面甲下,多利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冲锋陷阵是小队指挥官的职责。不过他这次却已经深入敌后了……就在莫比斯运输机旁,他已经摸到了海盗火力压制的位置后面。

多利安比了个手势,示意斯潘纳提停下来。两人端起武器,炮火倾泻在这群狗娘养的海盗头上。三个躲在运输机旁的海盗被当场打成了筛子,连莫比斯运输机的外壳和着陆支架都被打出了好几个洞。

多利安、斯潘纳提、贝吉丝和克兰斯顿瞄准灰熊运输机,火力全开,就连小队中最不愿意冒险的一等兵霍普也躲在掩体后方进行射击。运输机的装甲支撑不了太久,它的驾驶员也心知肚明。运输机发动了引擎发,强风吹得淡绿色的烟雾在空中回旋,也把多利安吹了个趔趄。他看着那架运输机起飞,倾斜,之后如鬼魅一样,消失在遮天蔽日的雾气中。

斯潘纳提前往查看其他队员的状况。齐默曼已经先跟他们会合了,她在必要时可以提供医疗支援。

“指挥中心,”多利安启动加密频率,说道,“派对好像已经结束了。”他走向小队的运输机,盯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我们准备……”

两具尸体?

应该有三具尸体才对。刚刚有个人穿着CMC护甲,一定是这个人没死。

嘶哑的男声在公共频道上响了起来:“指挥官,算你厉害,不过这种程度我还死不了。该死的是你,还有你那些一吹就倒的队员们。你不按常理出牌,是吧?你和帝国那些死板的家伙们都不一样……我记住你了,下次我再和你算账。”

那是宙斯的声音,他就是那个穿着CMC护甲的海盗。这个杂碎,他曾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多利安的脚下,那本是个解决他的好机会,现在却让他跑了,再一次从眼皮底下逃跑了,真是该死。考虑到位置部署,只有一个方向,能让宙斯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溜之大吉。

“指挥中心,这里是暴虐小队队长。请求追击重犯宙斯。重复一遍——”

“请求驳回,队长。货物安全无事,迅速撤离才是首要任务,完毕。”

多利安本可以故技重施,说:“你说什么?听不清楚!信号太差了!”不过这个花招只用了几次,就被他的长官识破了。所以这次他连花招都懒得耍,先斩后奏再说。

斯潘纳提作了个手势,问多利安要不要帮手。他挥挥手拒绝了,没必要让小队全员都因为抗命被斥责。

多利安跑到金字塔斜面的角落,在一片开阔的地方,他看到了宙斯端着武器的身影。宙斯对他开火,多利安也开火回击。刺针子弹破空之声从多利安左侧逐渐逼近,而他射出的刺针弹也刮花了海盗左臂、肩膀和头部边缘的护甲。双方激战之际,一架钢铁巨鸟从天而降,腐臭的云雾随之四散。紧接着,多利安射出的子弹被灰熊运输机挡住了。虽然他看不清楚,但毫无疑问,宙斯已经登上了运输机。

多利安继续开火,但他的刺针子弹打不透灰熊厚重的外壳。运输机慢慢升空,消失在雾气之中。

几小时后,指挥官多利安登上行星穿梭机,透过观察窗看着外面的景色。无数小行星稍纵即逝,有的小如秃鹰战车,有的大若战列巡航舰。不知多少次,它们掠着舰体呼啸而过,让人心惊肉跳。

舰载计算机已经设置好特定的航道,可以引导穿梭机穿过这片被称为雷文之痕的区域。即使航道仅仅出现一米的偏差,他们也无法全身而退。当然,这只是委婉的说法,实际上穿梭机会被高速飞行的碎岩砸成碎片,包括整个暴虐小队在内,舰上全员都会被甩进这片由雷文星残骸形成的小行星区。

念及至此,他已无法将这个画面从脑中驱逐出去:多利安和他的队员们漂浮在一片虚空中,周围是四散的残骸。他们最多只能存活九十秒,更别提还可能被秒速近二十五公里的碎岩碾为齑粉。至于那片石板,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护送的宝物,它又会存在多久呢?或许比他们所有人都要久吧,毕竟它保留至今依然完好无损。或许它会永远地沉睡在在这片寒冷、死寂的真空中。

驾驶员告知他们即将抵达莫比斯基金会的基地。他迅速瞥向窗外,舰船正在接近一块巨岩,那里就是莫比斯部队的行动基地。舰船不断靠近,他也得以更好地一览基地全貌。整个巨岩近一半都被基地覆盖,平坦的建筑不规则地向外延伸。新型钢制结构从中央核心向上延展,如同巨人手上绷紧的手指。

经过几座炮塔之后,舰船抵达星港,准备着陆。多利安等不及要摆脱这次护送的货物,越快越好。他想快点向布拉克斯顿少校报告,赶紧进行下一个任务,不管是什么任务都好。

“布拉克斯顿和你没关系了。”斯巴克斯中校脱口而出。多利安听着,对方每一句话都像是不经大脑说出来的话,他和自己以前的所有上级都没什么两样。“现在我就是你的长官了。”

多利安已经开始讨厌这个家伙了。他搞不懂,为什么这群只会耍嘴皮子的军官,一个个都要靠贬低别人才能体现自己才是长官。

“当然,少校没少吹捧你的辉煌战绩,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看他就是想赶紧把你甩给别人,让你去别人那惹麻烦!我怀疑,阿克图尔斯也是因为这个才把你调来莫比斯,免得被你拖累。只看任务成功率的话,你确实挺厉害,但是论遵守军纪的话,你根本就是个废物。”

中校的办公室窗明几净。多利安敢打赌,就算他把墙上挂着的所有奖章都摸上一边,手上沾不到一丁点灰尘。中校的桌上只有一台全息投影机和一支轻便的锥形遥控器,就连这两样东西也被摆在固定的位置。

“你猜怎么着?”老家伙站在办公桌后,继续大放厥词,多利安稍息站在桌前。“现在你成了我的麻烦。指挥官,我可不喜欢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