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工程团的斗士 > 第1页
短篇作者

作者:Kal-El Bogdanove

从上一次战争服役的第一周起,比尔•“波利”•布斯凯特的后脑勺就一直痒的不停。他是在乔斯长大的。因为当地的高海拔沙漠气候,旅游手册把这颗鲜有人问津的星球称作为“新墨西哥”。波利年轻时就在这种环境下,在悬崖边的华丽城市里打工。有钱人都会带着他们的家里人或是情妇来到这里,来让他们久坐的屁股和过于苍白的皮肤看起来更健康,挥霍自己财产的同时也让他们觉得自己是真正的上等人。

常年在户外的辛劳工作让波利的脖子变得和皮革一样——晒得干燥、棕红,即使是已经劳累的汗流浃背,而且身体的一部分不在阳光的照射下,风也会把汗给吹走。但当他服役的时候,他几乎坐在一个大铁罐里,然后在里面操纵着外面更大的一个铁罐。坐在T-280型号SCV的操作舱里让波利的脖子直冒汗。没有了阳光和徐风来弄干他潮湿的脖子,波利每天收工后都觉得后脑勺痒的要命。而且他总觉得自己发脾气时,脖子会奇痒无比。当他现在看着自己手下在屏幕前挤作一团、七嘴八舌时,他的脖子确实痒的让他难以忍受。

“别想那个气垫了。造出这样一件东西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座可折叠的桥梁,能支撑一连串的攻城坦克来度过四分之一公里的间隔,还要能轻到可以装到一架运输机上。大小还要能容进武器舱室里。”

说话的人是维格•“金枪鱼”•扎拉克。他本是图瑞拉克斯二卫上捕鱼舰队里的一名起重机专家,而自从来到了太空,他整天就在那里吵着要退休。切瓦特•“挑剔”•沃尔索(长着一张皱巴巴的脸的他曾在老忠矿井里干过,费了一番功夫才从联邦采矿集团里把他给挖了过来)听到这番话后不禁地连连摇头。“我说老兄,我要是你的话,应该担心雷诺的任务要我们能设计出能让两辆坦克同时并排通过的桥梁。”

波利任由他的工程团继续抱怨,而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这个难题上。他手下的这批人已经不年轻了,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也已经是长出了银发。雷诺当初组建这个队伍时,曾想给波利输送更年轻的血液。他招来的都是尤摩扬中央大学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既然他不能从帝国招人,只能在尤摩扬和凯莫瑞安的教育制度里招人了)。但这些人大都只会纸上谈兵,实际动手连个模型都做不出来。

除了这些原因,大部分新生一听到枪炮声就扔下了手中的电焊枪,这可不是组建这个队伍的初衷。雷诺的游骑兵都是叛军,要抵抗拥有他们百倍资源的整个帝国军队。无论何时,他们都缺乏人手和武器弹药。但吉姆•雷诺打的胜仗却多于败仗。

在这种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雷诺需要SCV驾驶员必须能够在炮火下仍能集中精力来迅速完成那些复杂的工程项目,甚至在紧要关头能来抵御敌人。为了能找到一个领袖来带领这样的一批特别人才,雷诺找来了波利——在枪林弹雨下,他曾只身一人驾驶着恶火完成了焊接工作。当波利告诉雷诺他当初为他找的人全都无法胜任他们的工作时,雷诺很有耐心的让波利亲自来重新招募他的手下。

他的却做到了。波利所要找的能工巧匠需要能像旧战时的10号标准口粮那样经得起各种风吹雨打。一群对自己的手艺了如反掌的老油条。他出发来寻找三十名这样的能人。波利为此造访了星区内各处的码头和建筑施工地(还有许多的酒吧),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不论是持证上岗的工程师,还是无师自通的管道工。

这些人的年纪都比一般的陆战队员要大的多,每三个人里就有两个人曾经在旧战被派往艾尔。这在陆战队员中流传出了一个笑话:“对工程团的可要和蔼可亲点,他说不定是你爸呢!”这些年轻人对工程团SCV驾驶员的嘲笑一直延续着,直到有一天他们看见游骑兵被两架女妖战机打的晕头转向时,SCV仍然在敌人的猛攻下建造起了一座指挥中心和六座地堡。一瞬间,SCV的形象已经不是带孩子换尿布的中年人了。这些人就好像能够在地狱的八月下午,在恶魔的阻挠下仍能造出一个冰雪堡垒。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波利在看到这群人像菜市场的大妈一样叽叽喳喳乱作一团时,让他的脖子这么的痒。他知道要是这些人在抱怨什么,肯定有他的道理。

自从星期二早上焊工头施蒂格利茨接到信件后,他们就抱怨道现在。和其余的SCV一样,焊工头施蒂格利茨还有家人等着他——三个儿子和一位耐心的妻子——这封信带来的是一个噩耗。他的长子在加入当地的民兵组织后,在外太空与异虫发生冲突时,被友军所误伤身亡。

星期二下午,施蒂格利茨将一架他焊接的全新铁鸦切成了六块昂贵的金属碎片。直到挑剔和一名叫做佩托的结构工程师将他从焊接的拖车里拉了出来。

波利曾遇到过年纪稍轻的一些工程兵抱怨口粮、床铺、枕头的数量不足。但自从施蒂格利茨收到那封信后,他们的耐心一下子少了很多。

波利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两个成年儿子,一个在家乡管理着峡谷广场,另一个则在尤摩扬设计着尖端推进器。他们所处环境的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施蒂格利茨的儿子。当他在脑海里想着他们时,景象往往变成了三个人站在空旷的环境下,四周到处都是逼近的敌人。时间和距离更加剧了他的焦躁心情,而那封信则就像是吞下去的一个烂果子一样,一直徘徊在他的肚子里。

他甩走了这负面情绪,然后清了清嗓子。“都听好了。如果我要听到的是不可能这三个字的话,那我直接就去找帝国的政客了。我们在16:00再集合一次。到时候三个技术小组都要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多出来的时间你们自己安排。不管是祈祷还是打牌,对我都不重要。”

波利扫视了下他的手下,一个个就像一个翻旧的纸张一样,体态臃肿。“一些人看起来最好把时间花在健身房里。”一些工程团的人笑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也一样。”这话又让不少人笑了起来。“解散。”

波利看着工程团全都离开了,然后用遥控上的天线开始挠着自己的脖子。他是这里的负责人,他的工作就是来维持这些人的士气。真是个破差事。

***

罗瑞•斯旺将他又大又圆的杯子扑通一下地放了下来。罗瑞做事通常都非常豁达。他豪不拘束的个性让波利很是喜欢,也许是因为自己过于保守内敛的缘故,他从来不是第一个打破冷场的人。

罗瑞是这艘船的总工程师。几年前的一次激烈交火后,工程团也曾和船员一起来帮助修复休伯利安号。波利交到的所有知心朋友全是在工作时结识的。罗瑞也不例外。

虽然两个人在性格上截然相反,但相识起来却并没有费上一番功夫。波利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两人在头衔和技术上都非常相似,但由于规矩,他们的职责从来不会重叠。我们可以向对方互诉苦水,而不用担心会有任何后果。通常罗瑞会向他抱怨说吉姆•雷诺太过于理想化,接下来他会花上二十分钟时间讲述他和指挥官争执的来龙去脉。

今天和往常也没有不同,波利听着罗瑞无数次说着响尾蛇战车的优点。虽然两人之间常有口舌之争,但雷诺和斯旺两人就和亲兄弟一样。既然波利希望来说服雷诺来做一些他以往不会做出的决定,他知道应该向罗瑞来讨教。

斯旺刚讲完一个老长的故事。“——我估计他们永远不会再送我上那颗月球了,哈哈。”波利也附和着笑了几下(虽然这个故事他已经听过好几次),然后思索着怎么交代他的顾虑。

“我说,斯旺……”

“有什么心事吗,老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