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浴血之战 > 第2页
背景知识

浴血之战

短篇作者

Matt Burns

维克听说过异虫。所有人都听说过。几年前它们出现在人类的地盘上横行肆虐,摧毁了整颗星球并屠杀了数百万的殖民地居民。就连当时科普卢星区最大的政府—泰伦联邦都在随后而来的异族入侵中土崩瓦解了。异虫简直就是梦魇。他们是所有人类的敌人。

他之前以为它们个头会更大些。

三只虫子,约有半个维克那么大,坐在车间中间的地板上。它们节肢状的身体上覆着一层厚厚的、长而尖的甲壳,下面一排排小细腿支撑身体。锯齿状的下颌骨从它们的头上延伸出来,里面框着木讷而毫无生气的多边形眼睛。

一个弹痕累累的合金钢冷冻箱,三米长,放在这些小家伙儿们旁边。从冷冻箱边沿上凝结的亮晶晶的冰屑来看,维克推断这是某种冷冻箱或低温容器。

“看上去也不怎么厉害嘛。”伊万的一个雇佣兵哈钦斯将一只异虫举到半空中,随着肌肉用力收缩,泛着冷光的刺青变得扭曲起来。其他站在异虫旁的雇佣兵有的身上挂着一大簇子弹带、刀子、人工假肢或是满是弹坑的盔甲。

两名苦工在这一群人的边儿上缓慢移动着,穿过堆积成山的集装箱来让他们看得更清楚些。车间中央散发着霉味,空洞洞的,刺眼的泛光灯照亮了整个空间。头顶模模糊糊的椽子上,生锈的发动机悬在锈得更为厉害的铰链上摇摇晃晃。过去十年里,维克一直在为伊万效力,帮着给店里大部分设备更新升级。这是他的第二个家:一个他亲手打造的牢笼。

“这是伊万的财产。快放下来。”杰斯粗哑的声音就像一台就快报废的老发动机。像巨兽一般的他耸立于工人之间,脸上有着一块揉皱的旧伤疤横贯于两耳之间。

“老板可不会为这个找买主。”哈钦斯在空中挥了挥手里的异虫。维克期待着外星生物暴跳而起,把这家伙撕成两半。相反,它只是悬在那里,茫然无助。真是大失所望。“我们不做活物的买卖。这些东西一文不值。倒不妨找点乐子。”

“你找的乐子还不够?”杰斯再次用靴子轻轻踢着满是弹坑的冷冻容器。

哈钦斯哼了一声。“你得了。是走私贩先朝我们开了火,所以我就回击了。他拿自己的货物当盾牌可不是我的错。”

“我说的是你已经在跟伊万对着干了。”杰斯耸了耸肩。

其他雇佣兵放下异虫,这些异虫掉落到金属地板时,维克不禁抽搐了一下。哈钦斯是新成员,早些时候也让曾自己陷入大麻烦中,但这次不同。永远不要对老板的财产有所不敬。永远,永远不要。

尽管伊万不在旁边。他可能猫在私人办公室里,签合同,发掘潜在的买主。即便如此,维克看到这种“大不韪”的行为,不禁心里一怔。

“我们走吧,”维克悄声对塞尔日说。他的朋友没有回答。像雇佣兵一样,他正盯着那些外星生物。

维克移了移脚,四下环顾,打量着房间。什么东西在向车间中央的门廊附近移动。伊万……在那里看着。一头巨大的四脚猛兽在老板旁边轻声走动。

“来一场绅士间的赌博怎么样?”哈钦斯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瞄准一只异虫。“我想我的P220会洞穿它们的甲壳。有谁想试试?”

所有人都还没有机会回答。维克看到伊万弹了弹手指,无声地向那个雇佣兵的方向下了命令。他旁边的动物一声咆哮,然后朝向灯光一跃而起,大家这时才看清那是老板的一只页岩狗。满身都是斑点的狗凌空跃起,把哈钦斯撞翻在地。

“别咬了!”正当猎狗的嘴咬住他的胳膊时,雇佣兵一声咆哮。哈钦斯挥拳砸向狗身上的富铁纤维板材兽皮,但反正更加惹怒了这头野兽。

伊万平心静气地漫步走进人群中,穿着他标志性的黑西装。站在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旁边,他看起来和蔼可亲,除了那双眼睛。他的眼睛充满警觉,冷冷的,泛着冰的颜色。大老板只是扫了一眼地板上扭作一团的哈钦斯和狗。

“我啥都没干!”雇佣兵叫道。

“不是因为你干了什么;是因为你想干什么。就比如虽然狂犬不咬人,并不意味着它神志清醒。这样的一只野兽开始嗜血只是时间问题。”

“我明白了,老板。我明白了!赶紧让它停下来!”

伊万打了个响指,狗立即放开了它的猎物。

“天啊,老板。”哈钦斯起身,检查胳膊上一块血淋淋的咬痕。

“你应该感谢我,哈钦斯。”伊万抓过雇佣兵那支跌落在地上的P220手枪。“你所下的那个赌注只会让你自己丢脸。”

“你什么意思?”

“这些异虫可是些难以消灭的虫子。它们被称做幼虫。当年打仗的时候,就那些连配备高斯步枪的联邦陆战队员都要费上好大一番功夫才能打死它们。就凭你的P220?”伊万看了看手中的武器,一脸鄙夷。“门儿都没有。”

维克的老板慢慢地举起手枪对准一只异虫。“你发射后子弹弹射的路线会是这样,”他说着,枪指着外星生物,然后向后划过一条弧线指向哈钦斯。他把P220压在雇佣兵的胸膛上,停了下来。“最后在这里停下来。”

哈钦斯一言未发。老板很喜欢给人虚假的希望,然后玩弄他们。维克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什么时候在开玩笑。在一个生存依靠看穿对手下一个举动的地方,伊万的难以琢磨让维克无时无刻的感到不安。

“看到了吗?”伊万露齿一笑,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雇佣兵的肩膀,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如果不是我,你从这里到莫瑞亚,都会变成大家的笑柄。整个星区的雇佣兵都会嘲笑你是如何被一只异虫幼虫干掉的。”

哈钦斯勉强挤出一个紧张兮兮的轻笑。“是的,是的。我明白。”

“现在,他们至少会说是我杀了你。”

随着伊万扣动了扳机,子弹飞出枪膛的声音在维克耳中轰隆作响,子弹洞穿了哈钦斯的胸膛、盔甲和所有其他的阻碍。毫无生气的雇佣兵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翻滚着,跌进一堆板条箱里。

伊万指着雇佣兵的尸体,咂了咂舌头。他的狗冲向前去,开始撕咬哈钦斯的尸体。“没什么难的,孩子们,”他说道。“你们进货;我卖货。在此之前,都别耍什么滑头。”

雇佣兵们点点头,没人朝哈钦斯看一眼。看了又有何用呢?他们还活着。又多活了一天。要做的就这么多。

“老板,找到买家了?”杰斯懒洋洋地挠了挠伤疤。

伊万指关节轻轻敲着冷冻箱。”“你们打死的那群走私贩是要把这个东西带给一个叫布拉纳莫尔的研究室书呆子,我托了不少关系才打清楚底细。”

“一个私下的买主?”杰斯问道。

“不太可能,”伊万说道。“这不是走私贩第一次送货给他,所以他才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可能是政府吧。我也找不出是哪一个。可能是尤摩扬,但直觉告诉我是帝国。他们总是热衷于在这种狗屁事情里插一脚,到头来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伊万用力拍打着哈钦斯尸体周围的几只苍蝇。“重要的是我设法通过中间人跟布拉纳莫尔联系上。他很担心这桩买卖走漏了风声。如果他是帝国,他最不希望UNN报道关于他贩卖活异虫的事情。他现在心急如焚的想拿回他的这些宝贝,急得都快疯了!他正派一个助手前来做这笔买卖。四天之后到。”

“他准备出多少?”杰斯问出了每个雇佣兵心里想问的问题。他们偷来的货物在黑市卖了之后会有一部分付给了他们作为报酬。稀有货物意味着一笔不小的财富。

“像往常一样,交易的时候才会知道价钱。干活去吧。”雇佣兵四散开来,清点其它劫持而来的货物,伊万转向维克和塞尔日。“苦工们。买主希望在着陆的时候一切都安置妥当了。我想给他们留个好印象。”

那群书呆子根本不知道幼虫已经被放出来了,维克心里说道。他知道这场游戏——永远不要亮出你的家底。很可能买主仍然相信他的货物呆在冷冻箱里安然无恙。然而苦工没看出来为什么要它们关起来,除非把异虫留在外面会有什么危险。

“把异虫关在一个空的狗笼子里,”伊万继续说道。“修冷冻箱的时候顺便看着点它们。若有什么事情,或是任何人来招惹它们,来向我汇报。”

“遵命,老板。”就连想想要跟异虫呆在一个笼子里都让维克感到毛骨悚然。

“买主想要活蹦乱跳的。明白吗?”

塞尔日回过神来,把目光从异虫身上移开。“老板,包在我们身上。”

维克连连点头,眼睛瞟向页岩狗。这头野兽张开嘴,露出一排排黄色尖牙,伸出舌头兴奋地舔食着哈钦斯尸体旁边积成一摊的鲜血。伊万转过身去吹了声口哨时,那狗立马回到主人身边,把吃剩的食物撇在身后。

听话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