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浴血之战 > 第8页
背景知识

浴血之战

短篇作者

Matt Burns

轮胎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维克把伊万的运输车停在尘土飞扬的停机坪边上,这里是城市的星际港口。他从车里跳出来,穿着破破烂烂的衬衣和裤子。他脱下连身衣,包在幼虫身上避免引起港口常客的注意。衣服把幼虫包的严严实实,维克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拖着废物闲逛的苦工。

他差一点错过买主的船。实验室的书呆子很聪明。破旧毫不起眼的飞船巧妙地融入了周边环境,出卖它的是站在外面的一个矮胖的家伙,脸修得很干净,身穿一套挺括的黑色连身衣。是布拉纳莫尔的代表,维克记得伊万之前说过。要不是那些站在他身旁全副武装看似是雇佣兵的护卫,准会有人找他麻烦。

维克正朝着飞船跋涉过去,这时浑身筋疲力尽。过去二十四小时所受的伤此时开始隐隐作痛。臂弯里的幼虫突然变得沉重如山。当他调整怀中包裹着的幼虫时,飞行之翼从折叠的连身衣里滑落出来。苦工盯着它们看了一会儿,一时没有认出是什么东西。

但他的内心认了出来。笼罩在大脑里的迷雾渐渐退去。隐藏在潜意识里的那个自我的碎片苏醒过来。他挣扎着想要把它们收回去,那些虚弱而不必要的部分是生存的诅咒。

“我们跟他们不一样:这才是重要的。我们不是动物,”他听到了塞尔日说的话。

“闭嘴……”维克咆哮道。他使劲跺着飞行之翼,想让打灭脑海里的声音。同时,他心里的另一半浮现了出来,备有回忆,责任和内疚。

“等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时,我们会融入人群中,跟他们和谐相处。我们会成为真正的人类。”

维克一阵踉跄。过去的影像如一台磁悬浮列车撞向他:杰斯四分五裂的肢体,页岩狗撕开惊恐万分的雇佣兵的喉咙,伊万的残肢剩体还留在街对面。他并未真正目睹过其中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如果不是他;那便是其他人。其他人。

“维克……”苦工跪了下来,说道。“我是维克。”

买主代表厌恶地盯着他,没有注意到藏在他沾满鲜血的连身衣下的财宝。这个人的眼睛冷冰冰的,充满了猜忌,让维克想到了伊万的眼睛。想到那些身穿白大褂的无情的家伙们用各种奇怪设备对这些幼虫做着实验,苦工抱紧了幼虫,保护着它。数米之外就是自由,代价是另一条生命,外星生物的、没有思想的生命。只要再多一个牺牲品,就能终结这条鲜血铺就的道路。

“我们都忘了……”维克从地上拾起飞行之翼,转身离开了巴拉那莫尔的代表。“我们都把事情搞砸了。我本该留下……劝你不要那么做。我们本来能找到另一条出路的。”

他瘫倒在星际港口边上,浑身无力,筋疲力尽。他在那里坐了好几个钟头,看着飞船来来往往。最终研究人员的船也离开了,空手而回。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幼虫死了。它细细的小腿不动了,身体变得僵硬。维克在地上挖了个坑,把幼虫埋了进去。他站在坟边上,想起以前在UNN上看过的异虫影像。任何其他人类都会叫幼虫怪物,但苦工不会。这个小虫子还没变成怪物。异虫变成杀人机器的时候,外表会发生变化,但维克的人类外表却不会变。他们把自己野兽的一面隐藏在精心修理过的面具之下。或许这使得他的种族比一百万只蜂拥到无助的移民地进行嗜杀的异虫更加危险。至少面对异虫时,你能看到它们的到来。

就在维克朝坟上填土时,一股难以名状的思绪涌上心头。由于恐惧和超然的情绪,他意识到自己对塞尔日的死毫无触动。但只是瞥了一眼半截入土的幼虫就唤起了那些沉入心底休眠多时的感情。这是生命中第一次目睹死亡痛彻心扉……第一次知道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的情感与体会。

第二天早晨,维克把伊万的运输车卖给了一群走私者,他们让维克登上了自己飞船的货舱。他没有问他们要去往何方。除了背上的衣服和口袋里塞尔日的飞行之翼,他把其他东西都留下了。只有维克登上了船的舷梯。这个梦想家。挚友。人类。